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贵州监管局

当前位置:首页>调查研究

财政部贵州监管局:坚持“四度”思维 提振财会监督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上强调,要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以党内监督为主导,推动人大监督、民主监督、行政监督、司法监督、审计监督、财会监督、统计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财会工作和财会监督,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但将财会监督列入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十大监督之一,尚属首次,这为新时代加强和改进财会监督提供了根本遵循,指明了前进方向。财政部各地监管局是财政部机构序列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履行财会监督职能中居于先锋地位、发挥尖兵作用,必须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推动财会监督开创新局面、迈上新台阶。

  一、站在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政治高度认识财会监督

  财会工作的表现形式多为数据和报表,但其反映的精髓实质是经营活动、经济交易、资源配置和利益分配,与资金、资本、资产、资源密切关联。同时,财会工作涉及各行各业、千家万户,各地区、各部门、各行业、各单位须臾离不开财会工作的基础支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粮草的供需存,依靠财会工作提供科学精准的数据支持。财会监督贯穿财会工作的全过程,在促进财会信息真实可靠的同时,也对采购、生产、销售、投资融资、并购重组、跨境交易、资产处置、资金流动、利润分配等各类、各环节的交易事项进行监督和制约,从而实现“交易留痕于财会,财会映射至交易”。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坚决查处各种风险背后的腐败问题,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加大国有企业反腐力度,加强国家资源、国有资产管理,查处地方债务风险中隐藏的腐败问题。要坚决查处医疗机构内外勾结欺诈骗保行为,建立和强化长效监管机制。要完善境外国有资产监管制度。”应当看到,无论是国企国资、金融债务,还是境外资产、社保医保等领域的薄弱环节、管理漏洞和腐败风险,在一定程度上都和财会监督的虚化、弱化、边缘化有关。比如,基础资料不扎实,城镇职工、城镇居民、“新农合”等医保数据散落于多个部门,存在信息孤岛是重复参保、死亡领保的重要原因。又如,地方政府举债建设有关工程项目,债务数据通常较为准确,但与债务相对应的资产常常核算滞后甚至形成“糊涂账”。再如,一些基层公立医院、学校,资产高达几亿元甚至几十亿元,资金流水也相当可观,但仅配备极少数财会人员承担财会工作,监督制约流于形式。一些中央企业的境外投资、境外资产快速增长,但企业集团“鞭长莫及”、管控乏力,导致重大损失浪费时有发生。加强和改进财会监督,有利于关口前移,增强监督工作的前瞻性、专业性和精准性,支持配合其他监督形态高质高效履职尽责。

  二、站在事关高质量发展、优化营商环境、构建诚信社会基础工程的全局角度加强财会监督

  坚持高质量发展、优化营商环境、构建诚信社会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重大命题,是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必由之路。财会信息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是营商环境的“检测剂”,是社会信用的“试金石”。历史和实践经验一再证明,一个地区,一个行业,一家企业,如果财会信息质量优化、透明度高,往往成为吸引高端人才、投资项目、金融资本、新型业态的敲门砖和先手棋。反之,如果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资本市场投机逐利、业绩考核指标扭曲等,也往往催生会计造假和审计失败。没有高质量的财会信息支持,就难以实现高质量发展,就难以改善营商环境,就难以树立诚信形象。特别是随着“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战略的深入实施,以及供应链全球化、产业合作国际化、境内外资本市场联动化、债券发行跨国化、国际贸易和电子商务便利化日益发展,财会信息不仅关乎信用程度,而且关乎全球声誉和国际形象。我们坚信,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扎实推进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假数据、假报表必将同假药、假酒等各种假冒伪劣产品一样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但在经济利益多元化、价值取向多样化、社会心态多变化的转型跨越时期,单纯依靠道德自律未免孤木难支,必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加强和改进财会监督,有利于贯彻落实“分事行权、分岗设权、分级授权”的依法治理理念,推进全面、全员、全过程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确保发展质量、营商环境、社会诚信建立在真实准确的信息数据支撑之上。

  三、站在适应“三新”要求,增强财会监督公信力、影响力、震慑力的战略维度谋划财会监督

  根据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经中央编办批复同意,财政部驻各地专员办已更名设立为财政部各地监管局。紧扣新职能、谋划新思路、展现新作为是摆在监管局面前的重要任务,而在加强财会监督方面有所创新和突破,或将成为着力点和关键点之一。必须看到,近年来财政部采取一系列举措加强财会监督,取得了较好成效,主要表现为:推动修订会计法和注册会计师法;继续健全会计审计准则,尤其是在政府会计准则制度建设方面取得历史性突破;分步推进企业和行政事业单位内控制度建设,基本建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内控规范体系,并在“立规矩”和“见成效”上同步发力;发挥3家国家会计学院平台作用,组织开展全国会计领军人才培养;探索形成“一案双查、相互倒查”的监督检查模式,持续开展企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和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质量检查,面向社会公告检查结果,引起广泛反响;推动国务院发文加快发展注册会计师行业,探索建立公共部门注册会计师审计制度,逐步将政府及其部门、慈善组织和其他非营利组织纳入注册会计师审计范围,引导规范政府购买注册会计师专业服务;加强基层一线、农业农村、社会组织等领域的财会工作,稳步推进村财乡管、乡财县管、向分(子)公司和公立医院学校委派财务总监;大力表彰会计“双先”,褒奖诚信,弘扬正气,等等。与此同时,财政部各地监管局(专员办)认真履行一线监管职责,在中央转移支付、地方政府债务、属地中央单位、跨境监管合作等具体监管项目中,注重预决算监督、绩效评价、资产财务监督、会计专项检查的有机结合,注重跟踪督促整改落实,为规范财经秩序、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等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应看到,财经纪律松弛、会计信息失真、基层财政“乱象”尚未根本扭转,加强财会监督任重道远。深入剖析原因,尽管在涉及财会工作的各环节、各方面都存在诸多问题和不足,但最关键的一点,是尚未探索建立起强化财会监督的根本性制度。与同属专业监督范畴的审计监督和统计监督相比较,审计监督拥有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和国有企业领导人员经济责任审计等制度,统计监督拥有统计督察等制度,这些制度均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大大增强了制度本身和制度执行的严肃性、权威性。财会工作、财会监督虽有预算法、会计法和注册会计师法等法律法规护航,但在执行、落地、落实环节缺乏强有力的根本性制度保障,直接削弱了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公司企业和社会组织的主要领导对财会工作的重视程度,直接影响了财会工作的各参与方和社会公众的认知程度,直接导致财会监督虽尽心竭力但总体仍失之于宽松软。我们应当按照财政部“三新”部署要求,站在有利于财政监管事业长远发展的战略维度,主动为加强和改进财会监督建言献策、出谋划策。

  四、站在精准定位财会监督,理顺财会监督体制机制,遵循财会监督科学规律的理论深度创新财会监督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继续健全制度、完善体系,使监督体系契合党的领导体制,融入国家治理体系,推动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治理效能。要探索建立有利于强化财会监督的根本性制度并将其转化为治理效能,必须深化理论研究,为精准定位财会监督、理顺财会监督体制机制、总结应用财会监督科学规律提供指导和支持。比如,财会监督与财务监督、会计监督、预算决算监督和财税政策执行监督究竟是何关系,是总括、包含、等于还是被包含、部分包含、部分关联?不同的定位,可能面临不同的实践境遇,应当加以重视。又如,会计法、注册会计师法都确立了财政部门在会计工作、会计行业中的主管地位,但主管究竟是管什么,怎么体现主管,如何维护主管,财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如何理顺关系、增进合力、减少阻力,尚未真正破题、有效解题。近日,财政部贵州监管局发起倡议,由贵州省纪委监委、中国人民银行贵阳中心支行、中国银保监会贵州银保监局、中国证监会贵州证监局、贵州省财政厅联合建立“增强财会监督合力助力反腐倡廉和国家治理”联席会议制度并签订了合作备忘录,着力构建共学、共建、共帮、共享、共进的长效机制,努力为增强财会监督合力作出有益探索。再如,财会监督具有不同层次和形态,包括政府层面的财会监督、行业协会的财会监督、单位内部的财会监督,以及社会公众、新闻媒体、投资者、债权人对财会工作的监督等,如何坚持问题导向,厘清各层次、各形态财会监督的重点难点堵点,分门别类地实施研究、探索推进,值得认真思考。事实上,近期以来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也对加强和改进财会监督提出新命题。譬如,在实施疫情管控期间,由于人员流动受阻,注册会计师如何进行跨地区现场审计?如何加快会计审计信息化智能化建设,促进“互联网+会计审计”?如何调整优化年报审计制度,逐步解决冬春传染病相对多发与年报审计期间高度重叠的矛盾?等等。总之,加强和改进财会监督已经成为党和国家监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应当提高政治站位、增强全局意识、树立战略思维、夯实理论支撑,推动新时代财会监督出新招、见实效,为完善全面从严治党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不懈奋斗!

附件下载:

发布日期:  2020年05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