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贵州监管局

当前位置:首页>工作动态

财政部贵州监管局:读《邓小平论财经》有感

  邓小平财经理论,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认真学习领会邓小平财经理论精神,对于新时期我们研究做好财政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邓小平论财经》一书,是财政部1997年3月组织人员,从《邓小平文选》一至三卷中辑录的邓小平同志关于财经工作的373条论述,内容涉及社会主义的本质与根本任务、公有制与按劳分配、计划与市场、国民经济建设和发展、现代化发展战略、经济体制改革、对外开放、坚持两手抓两手硬、农业、工业与交通、贸易与物价、财政与金融等12部分。通过研读,我深切感受到,小平同志对于财政工作的部分论述对目前财政工作依然有极强的指导借鉴作用,现摘录两个方面相关论述,与大家分享。

  一、关于全局观念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大局观念和全局意识。”刘昆部长在《坚定不移抓好财政部党的政治建设》署名文章中指出,财政干部必须不断提高把握方向、把握大势、把握全局的能力,善于从政治上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切实在服从服务党中央工作大局上有担当、有作为。那么,我们到底如何认识和准确把握财政工作全局观呢?

  早在1954年,邓小平同志在《地方财政工作要有全局观念》中,就指出财政工作要“照顾全局,从实际出发,这两个观点缺一不可”,强调“我们的一切工作都会涉及全局与局部的关系、中央与地方的关系、集中统一与因地制宜的关系。大道理与小道理必须弄清楚。全体和局部缺一不可,全体是由局部组成的,如果只有全体,没有局部,则全体也就不成其为全体了。另一方面,全体和局部、中央和地方、集中统一和因地制宜,以什么为主导呢?如果把局部、地方、因地制宜作主导,那就要犯原则错误。一定要以中央、全体、集中统一作主导。因此,在中央工作的同志要经常照顾局部和地方,要因地制宜,注意到地方工作有什么困难。财政部的部长、司局长、处长应经常照顾局部,凡是地方提出的困难问题,只要是可能解决的,应热心帮助解决,如是不能解决的,也要讲清道理。在地方来讲,则应照顾全体、中央和集中统一,以中央为主体。这是因为地方是在中央领导下的地方,局部是在全体中的局部,因地制宜是集中统一下的因地制宜,如果两者发生矛盾,地方应服从中央,局部应服从全体,因地制宜应服从集中统一。不如此,就会发生地方主义、本位主义和山头主义。”

  小平同志还对财政工作的全局观点做出详细解释,他说:“财政工作的全局观点是什么呢?财政部门是集中体现国家政策的一个综合部门,和其他工作一样,它必须服从总路线,即必须保证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总任务的实现。所谓总路线,其主体是国家工业化,两翼是两个改造……财政工作就要保证国家工业化和两翼改造所需的资金。如何保证呢?一是增加收入,二是节约支出。收入方面凡应收者都应收足,支出方面凡能节约者都应节约。……在掌握开支上,我们就要拿这个道理去说服人,凡属能解决的应给以解决,凡属不解决也能过日子的,即可不解决。我们国家虽然地大物博,但生产比较落后,财力有限,这就要求财政工作人员要善于节约,善于把钱用到主要方面去。我们只要在总路线的照耀下看问题,就能很容易地体会到全体的利益和集中统一的意义,就会善于以地方服从中央,以局部利益服从全体利益。这样也就会热心于节约,而不热心于百废俱兴。所以,财政部门要看到大事,要有战略观念。”

  作为新时代财政干部,我们首先必须坚决讲政治,明晰所有的财政工作都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的具体行动。同时,坚持普遍联系的观点和系统思维的方法,全面地而不是片面地看问题,统筹考虑涉及财政工作的各个方面、各个层次、各个要素,要具备整体观念和战略思维方法,有大局观、大局意识,识大局、顾大体,做到正确认识大局、自觉服从大局、坚决维护大局,杜绝因本位主义、局部利益,损害全局和整体利益。

  二、关于工作方针和政策

  习近平总书记2015年1月23日主持中央第二十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指出:“准确把握我国不同发展阶段的新变化新特点,使主观世界更好符合客观实际,按照实际决定工作方针,这是我们必须牢牢记住的工作方法。”2016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黑龙江考察调研时指出:“出台政策措施要深入调查研究,摸清底数,广泛听取意见,兼顾各方利益。政策实施后要跟踪反馈,发现问题及时调整完善。要加大政策公开力度,让群众知晓政策、理解政策、配合执行好政策。”

  当今世界正面临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内外形势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刘昆部长在2019年第10期《求是》杂志上撰文强调:“要把过紧日子作为财政工作长期坚持的方针,切实贯彻和体现到财政工作的全过程和各方面。”此外,近期按照党中央决策部署,我国财政政策表述也从“加力提效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到“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大力提质增效”,再到“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那么,在共和国成立前后,财政方针政策又是如何呢?

  1954年1月,小平同志在《财政工作的六条方针》中指出,“关于今后的财政工作的方针,我现在分六条来讲。

  第一,归口。为甚么提出这个方针?这是鉴于过去的预算,特别是一九五三年的预算有危险性,而更大的危险性是财政部代替各部门决定政策,这是不懂得数字中有政策,决定数字就是决定政策。归口就包括政策问题,数目字内包括轻重缓急,哪个项目该办,哪个项目不该办,这是一个政治性的问题。财政部代替各部做决定,有人说是“有财无政”。“政”是有的,但是错了。过去财政部管得多,反而挨了骂。挨骂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袖筒里谈交易,不给钱挨骂,给了钱也挨骂;另一方面是预算不采取归口的办法,控制不住,干预过多,因而财政部成了被斗争的焦点。归口以后,就易于控制,预算就容易确定。所以预算要归口,不能有不归口的预算项目。归口不等于财政部不管,财政部有干预的权利,要提出意见。财政部提意见,是从全局出发,考虑有没有钱,是否符合国民经济发展的比例。预算不能由各部自行决定,但必须以各部门为主,共同商量。各级、各部门对归口是赞成的,现在有一些还没有归口,归口以后,工作就主动了。

  第二,包干。……

  第三,自留预备费,结余留用不上缴。……

  第四,精简行政人员,严格控制人员编制。如果不控制,是很危险的。理由不必解释。

  第五,动用总预备费须经中央批准。……

  第六,加强财政监察。毛主席在中央的会议上特别提出这一点,这是以后财政工作的关键。财政上的浪费是很大的。毛主席说:“有的项目节约百分之十,数字就了不起了。”

  为什么要提出这六条方针?概括地说是因为:

  六条方针有一个重大的政治目的,就是要把国家财政放在经常的、稳固的、可靠的基础上。……

  有了后备力量,国家财政才能集中力量保证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的需要。

  为了把国家财政放在稳固的基础上,保证社会主义工业建设,必须节减一切可以节减的开支,克服浪费。……

  实施六条方针有这样一些作用,至少在今天看来是正确的。当然,将来可能有些变化,但这是将来的事,今天必须这样做。”

  而对于财政政策,小平同志先后还有如下表述:

  1943年7月在《太行山的经济建设》中指出,“说到我们的负担政策。我们实行的是钱多多出,钱少少出的原则,是量入为出与量出为入的配合,既照顾人民的负担能力,又照顾抗战的需要。更重要的,是使负担办法适合于奖励发展生产的需要。”

  1948年4月在《跃进中原的胜利形势与今后的政策策略》中指出:“我们的财政要有很明确的政策,很正当的办法,光靠印票子不行。”

  1950年12月在《在西南局城市工作会议上的报告提纲》中指出“在税收方面,坚持不多收也不少收的政策。凡属于不合理者,应主动调整;凡属合理者,必须坚决征收,并与逃漏现象作斗争,以保证税收任务的完成。”

  从以上摘录论述,我们可以看出,我党财政方针政策的制定,始终体现着实事求是,始终体现着艰苦奋斗、勤俭节约。论述中的归口管理、预备费、精简人员严控编制、加强财政监察、节减开支等,对当下财政工作依然具有指导意义。认真学习领会邓小平同志财经论述,对我们理解更加积极有为的积极财政政策内涵有着重要帮助。同时,我们年轻干部也应积极思考,如何落实积极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为,大力提质增效,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为确保完成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

附件下载:

发布日期:  2020年06月28日